地方金融   济南德州聊城泰安莱芜菏泽枣庄济宁临沂日照青岛烟台威海潍坊淄博滨州东营

专家称虚拟币“牟利者”将面临多重风险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以下简称“金融委”)在会议中指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金融委的重磅发声,再次阐明了金融监管部门对于比特币的严监管态度。

  比特币价格一度短时跌近5000美元至3.3万多美元。截至5月22日,加密数字币市场24小时超17万人爆仓,折合超64.5亿元人民币资金灰飞烟灭,美股相关区块链概念股也迎来重挫。

  比特币等加密数字币暴涨暴跌,风险巨大,不少投资者已蒙受财产损失。多位业内专家指出,数字人民币的推出、比特币挖矿能耗过高、洗钱问题等因素是促成此轮监管的重要原因。投资者也应充分认识比特币等加密数字币的本质和风险,不参与任何形式的交易、炒作活动。

  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

  今年以来,比特币等加密数字币行情异常火爆,“百倍币”、“千倍币”等造富神话刺激了市场敏感神经,大量国内个人投资者跟风进场。随之而来的则是风险愈演愈烈,今年加密数字币市场盛行炒作毫无价值的空气币,暴涨暴跌成为常态,吸引越来越多投资者参与高杠杆交易,爆仓频发,风险巨大。

  从以往政策来看,“防范金融风险”是我国对加密数字币从严监管的主要目的。金融监管部门多次强调比特币等加密数字币不具备货币属性,应防范相关金融风险。

  5月18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中国支付清算协会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公告》,强调加密数字币不具备货币属性,不应且不能作为货币在市场上流通使用。金融机构、支付机构等不得开展与加密数字币相关的业务。事实上,早在2017年,为贯彻落实全国金融工作会议精神,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另外,在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上,央行副行长李波明确表示,“要确保加密资产不会引发严重的金融风险”。

  此次金融委会议则重申防范金融风险,强调“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维护金融秩序稳定。

  “目前来看,进入交易市场的比特币等虚拟币规模有限,容易给投资者制造一种‘奇货可居’的错觉,极易被少数机构投资者或个人影响和控制。与此同时,不少投资者往往抱着‘一夜暴富’的心态,交易杠杆通常会放大到5倍甚至更高,在价格波动较大的情况下,投资者交易风险巨大。”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

  在这种背景下,因爆仓导致的虚拟币投资者跳楼维权事件时有发生。据多家媒体报道,5月20日,有虚拟币交易平台火币网的用户疑似在天台跳楼维权。5月19日,由于比特币等加密数字币集体暴跌,多家虚拟币交易平台上演“拔网线”操作。美国最大的加密数字币交易平台Coinbase网站和App宕机,另一家交易平台币安也宣布暂停一些加密数字币提现。热衷于高杠杆交易的投资者则可能因为交易平台宕机无法操作而遭受损失。

  “比特币的投机性远远超过了其他金融货币市场品种,非理性投机导致的多空反复爆仓,造成财富严重受损,不利于社会安定。”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郑磊对《证券日报》记者说。

  “加密数字币作为另类投资标的,引发的风险相较于传统金融工具更加复杂多样。”

  某业内分析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在监管缺失、信息不对等的加密数字币市场中,币价极易被少数机构投资者影响和操纵,个人投资者则处在信息获取不利地位。在这样的情况下,更容易引发个人投资者大范围的资产贬值,造成“个体风险”。

  他进一步指出,特别是一些投资者使用借贷融资渠道进行了高倍的加杠杆投资,这意味着加密数字币的大幅贬值风险有可能造成比以往更高的向传统金融领域传导的风险,从而将影响到金融秩序的稳定。

  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张晓燕认为,比特币等虚拟币的监管政策是为了保护中小投资者。虚拟币的交易缺乏有效监管,其价格容易被操纵,导致价格忽上忽下,波动剧烈。中国的散户数量很多,中小投资者的共性是金融知识少,对虚拟币的了解不够深刻。监管政策是在保护散户投资者的血汗钱。

  三大因素或促成监管出击

  此次金融委的罕见发声让业内颇感意外,国内对于加密数字币更加严厉的配套监管措施或正在路上。

  有观点认为,金融委重点打击比特币的直接原因是明确比特币非货币属性,给数字人民币的推出创造更好的环境,更好地维护金融安全。

  有业内人士称,这次金融委会议给普通人传递的一个明确信息,就是不要去参与比特币交易,要防止个人在交易比特币的过程中财产受到损失。比特币跟数字人民币的属性完全不同,数字人民币是将货币数字化方便使用,而比特币被当成了一种非法的货币去进行交易,以谋利为主导。如此以来,各个国家的法定货币将会受到影响,金融监管部门重拳打击比特币将维护数字人民币权威。

  董希淼认为,金融管理部门应加大对虚拟币非法交易活动的打击力度,维护好正常的经济金融秩序,为我国数字人民币正式推出创造更好的环境。同时,应进一步加强和改进投资者教育,增强教育的针对性和有效性,提高普通投资者对虚拟币的风险识别和防范能力。投资者也应充分认识比特币等虚拟币的本质和风险,经受住诱惑,保护好“钱包”,不参与任何形式的交易、炒作活动。

  此外,业内专家普遍认为,比特币过高的能耗将阻碍碳减排目标实现,这也成为此轮监管出台的重要原因。

  郑磊表示,比特币挖矿电力消耗与低碳减排目标冲突,而且今年以来能源和原材料大幅涨价,挖矿耗电进一步加剧了电力紧张。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比特币对于碳中和、资金外流渠道、利用token(加密数字币)非法融资等三方面的影响,造成了监管的重拳出击。

  今年4月份,一篇发表于科学期刊《自然通讯》的学术论文给出了“比特币挖矿活动可能破坏中国的碳减排努力”的观点。该文称,经研究发现,在没有任何政策干预的情况下,中国境内的比特币区块链年能源消耗预计将在2024年达到峰值,约为296.59太瓦时,并相应产生1.3050亿吨的碳排放,这在国内182个城市和42个工业部门中名列前十。

  “比特币矿机直接消耗的是电能,并且随着全网算力的提升,比特币的总耗电量只会越来越高。”欧易OKEx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威廉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剑桥大学比特币电力消耗指数(CBECI)最新数据显示,比特币挖矿的耗电量已经超过挪威、荷兰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排在全球28位左右。

  此外,市场存在利用比特币等虚拟币洗钱的风险,尤其是在帮助国内资金外流方面,对现有的外汇体系造成了一定冲击。

  由于虚拟货币具备匿名性、国际流通性广等特征,因此近些年犯罪分子利用虚拟货币跨境兑换,将犯罪所得及收益转换成境外法定货币或者财产,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成为洗钱犯罪的新手段。

  记者注意到,5月初,合肥警方破获了一起地下钱庄案,据了解,犯罪嫌疑人利用交易比特币等加密数字币的方式,专门帮犯罪团伙洗钱,涉案流水上百亿元。交易规模和数量都远超传统洗钱模式。

  “资金通过虚拟币交易途径大规模进出,或将导致外汇管理体系失灵。多国政府对虚拟币交易提出警示,加强监管渐成趋势。”郑磊说。

  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轮值主席、火币教育校长于佳宁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相较于传统洗钱犯罪,加密数字币的洗钱流程涉及赃款转换为虚拟货币、加密数字币兑换为法定货币,加密币之间的交易流程和交易记录复杂繁多、难以确认,尤其是链上资产转移中包含多个交易地址、多笔交易途径,这些资产经过多层分散转移、混币服务系统,以及流入无需身份验证的服务机构和暗网,完整剖析整个洗钱犯罪过程十分困难。”

  项目方、交易平台、矿机商将面临多重风险

  金融委会议重磅发声后,加密数字币市场应声下跌。

  虚拟币行情软件非小号App数据显示,消息一出,比特币价格从3.8万美元附近开始下跌,一度跌至33598美元,近一个月跌超30%;以太坊一度跌至2113美元,其他币种也有不同程度的下降。据比特币家园数据,截至5月22日,24小时内全网超17万人爆仓,折合超64.5亿元人民币资金灰飞烟灭。

  此外,受此影响,当日美股区块链概念股也遭受重挫,全线下跌。

  富途牛牛数据显示,截至美东时间5月21日收盘,比特矿业大跌逾23%,股价为9.75美元;第九城市跌超11%;嘉楠科技与亿邦国际分别下跌9.23%、7.69%;“加密资产第一股”Coinbase下跌3.88%,收盘价为224.35美元,市值缩水至468.13亿美元。

  从中长期来看,金融委的重拳出击,旨在维护金融秩序与安全,虚拟币项目方、交易平台、矿机商等或将面临多重法律问题。

  “此次金融委会议对虚拟币行业的影响,要视管理层的处置力度而定。”郑磊表示,挖矿可能首先被禁止,目前一些境内公司仍在提供人民币买卖虚拟币的服务,尽管服务器设在境外,但仍可能应监管要求停止这类服务。

  “这必将对虚拟币行业生态产生深刻影响。”北京尚光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丁飞鹏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其一,以挖矿为名的代币发行融资,可能被全面叫停,涉嫌非法集资、非法发行证券或非法发售代币票券等犯罪的线索可能会被移送司法机关;其二,虚拟币交易平台的合约交易,恐怕无法继续运行,甚至不排除有被进一步追责的可能;其三,国内挖矿被全面禁止后,矿机商等将面临转型或内销转出口的压力,部分模式币的矿机商,可能面临倒闭或用户维权的风险。另外,虚拟币项目方、交易平台和矿场等或将出现新一轮的“出海潮”。

  5月18日,内蒙古发改委发布《关于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的公告》,针对四类虚拟币“挖矿”企业,全面受理信访举报。而早在2月底,内蒙古就要求全面清退“挖矿”项目:一方面,要求“严禁新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另一方面,要求“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2021年4月底前全部退出”。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管清友在撰文中指出,站在普通投资者角度,比特币这样一个波动性巨大、头部化明显的投资标的并不适合所有人,投资者还是要认清自己的定位,选择和自己情况相匹配的标的进行投资。


相关阅读

投资咨询